[叶王] 维港夜 01.

OOC很严重,还有狗血老梗,听说是生贺


本意是搞个TVB风的越到后面越四不像,可能夹了点粤语看不懂可以猛敲lo主(……


名字是乱取的。


*本章有少量方林出没,后面没有的啦






“哟,猥琐方!” 

“卧槽!老叶你是有多饥渴,都不收拾下再过来存心要给我赶客是吧!” 方锐抬头看了来人一眼,差点把正在擦的酒杯给摔了。

叶修这次的项目很大,做好了下半年都不用愁,全组人拼了老命加班一个月,刚刚修罗脱出没几个还看得出人样的。击倒了死线大魔王,身为主管的叶修一拍大腿,“大家都辛苦了,今晚happy hour我请!”。换了平时肯定没人会跟叶修客气,这次大家都身心俱残,妹子们头发一甩回家补美容觉,汉子们忙着买了包回去跟老婆女友交人。 

最后到达方锐酒吧的只剩下寡佬叶修,助理一边忙公司的事一边还要跑干洗店,到了第二周就甩手抗议了,叶修也不在意,穿着皱巴巴的衬衫,领带扯地歪扭扭,脸上胡茬蓬勃生长,目测至少三天没剃,本来就虚胖的脸还因为饮食睡眠方式又水肿了一圈。

站在方锐主力消费群——人模狗样的青年才俊中间,实在,好听的叫格格不入,写实的叫有损市容。

“上至前台Maggie下至茶餐厅娇姐都对我虎视眈眈,我大驾光临是给你当免费生招牌好吗,还不跪下谢恩。”

方锐撇撇嘴懒得跟他贫,放稳了惊魂未定的高脚杯,递过去一瓶啤酒,摸出遥控调暗了灯光,又换成了比较舒缓的音乐,一脸我只能帮你到这了。

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现在的样子,来pub只能喝啤的,灌不醉人谁肯跟你走啊。”

早就过了家长指引下可收看的阖家欢乐PG时段,缓和下来的光线和音乐使得气氛暧昧了不少,明天还要搏杀的或是已有着落的纷纷退场,方锐跟离去的熟客结账打招呼忙活了一会,回来看见叶修摸着瓶身定了神,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便了然了。

磕了磕桌面叫叶修回神,叶修还依依不舍地不肯转过来。

“那个你别想了,人家真的是来喝东西消磨时间,这么久我就没见过谁得手了。”

“哦?什么来头?”

“MH的太子爷,刚从英国留学回来,都是跟同事一起来的,不过坐到很晚,可能是还不适应这边夜生活结束得早吧。”

说着叶修又转过去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,方锐觉得能看叶修吃个柠檬机会也是挺难得的,可以回去跟老林嘲笑他,就没继续往下说,总结性地补充了一句。

“你自力更生,帮你送酒搭讪这么low的事我可不干。”


叶修果然没有进一步行动,心不在焉地了结了那瓶啤酒就结账走人。

“都不请了人家这顿留个印象?敢不敢有点出息啊老叶。” 

“你敢不敢不猥琐?” 

叶修当然不缺方锐那点助攻,夜场你来我往那点伎俩他玩得比谁都好。但玩得再好也无视不了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的基本定理,就算是一次性筷子,套上洁白纸外衣的是五星级大酒店选手,毛刺刺裸奔的就只配在大排档服役。

啊,这个肤浅的世界。

圆形的小块光影顺着不规则的轨迹划过王杰希身上,室内陷入黑暗并不影响他对视线的感知。

刚回来的时候同事献宝似的带他喝遍了各人私藏的“老地方”,权当是洗尘,好好拉近与新老板的距离。经历了刘小别的电音disco和肖云的钢管舞主打场,柳非介绍的这间显得尤其合他心意。

老板是个戴着黑框眼镜的斯文男人,装潢氛围大概都是出自他的品味,表面看上去温润如水,黑暗中却浮沉着一点让人保持紧张感的危险,酒保是个逗比,竟也融入得很好没什么违和感。

来过几次他就挪不动腿了,干脆不跟着他们续摊,毕竟老板在场总是放不开来玩。懒得挪窝也有坏处,虽然不是女人与女人不得入内的gay bar,但是老板和酒保站在那儿,所以来招惹他的有男有女,久攻不下越发猖狂。

王杰希心知自己已成了店内打赌消遣的第一男主角,只等出些什么岔子就得跟这场说拜拜,多少有些惋惜。谁料老板这么吃得开,终于有要借酒装疯开始拉拉扯扯的,老板过来三言两语便说得人乖乖回家找妈,还诚挚地给他埋了当天的单以表歉意。

老板是什么来路他不关心,反正能安心地继续待下去,对这里的好感度就蹭蹭的又刷上去了一点。所以今晚吧台来了个眼神露骨的新脸孔也无损他的兴致。


第二天叶修穿了浅灰色的休闲西装外套搭深色裤子,刮了胡子,也多亏他自己福至心灵昨天提早退场睡饱了一觉。白天助理差点没识别出他这个人,Maggie手一抖给他的咖啡撒了大把糖,娇姐醒了他一双蜜糖鸡翅,再加上方锐走调的口哨,叶修斗志满满,拿了两杯酒便坚定前进,是王杰希常点的的品种。

“Hi,我可以坐这吗。”说着把其中一杯推到王杰希面前,自己拉开椅子坦然入席,“之前没见过你啊,这么有特点的脸我要是见过绝对不会忘记。”

老土的开场白也夹了点心机,先打击一下目标的自尊,好让对方自发的表现自己博取认同,初阶夜店搭讪激将法。王杰希要是会着这种道就不至于久攻不下了,扫过了面前的酒才抬眼看清来人。

“我们之前有见过。”

“看不出来你搭讪的方式还挺老土的。”叶修先下一城,为了掩盖嘴角的笑意拿起酒杯抿了一口。

“出场自带BGM的人可不多见,你想的话大概连我车牌号码都弄到了吧。”

叶修那点攻击对王杰希来说根本不痛不痒,远处半个身子趴在吧台上看戏的方锐为了方便叶修谈情(自己偷听),早早地又换上了模糊平缓的背景音,看见王杰希笑着朝他举了举杯,下意识拿吧台当掩护迅速地蹲了下去,反应过来自己地头没什么好藏的,摸出一只水晶杯装模作样地站起来擦。

叶修也顺着回头看了方锐一眼,整个人都乐了。“你要是想起诉他出卖客人隐私,我绝对乐意搭把手,不过我只知道你喜欢喝什么,略嫌证据不足,你可以偷偷把名字和电话告诉我,我帮你锄死他。”

卖队友的手法娴熟爽快,自来熟的劲头跟昨天只在吧台发动视线攻击的时候判若两人,反差勾起了王杰希的兴趣,笑着朝叶修伸出了手。

“王杰希。”

卸下了戒备调侃的神情,眼角弯曲的弧度勾得叶修心里一颤,心想这次可能玩得有点大,定了神轻握住同样细长好看的手。

“叶修。”


后来的事顺理成章得乏善可陈,王杰希常坐的桌子缩在角落,但是可以看到整个pub,同样的,只要留心从哪个角落都能看到他,这段时间下来总被熟客有意无意地留意着,今晚杀出一个程咬金,两人小声说大声笑,看得满场惊讶不忿输钱心塞的情绪乱飞。

塞得最水泄不通的莫过于方锐,他的心理素质足以承受被王杰希看穿的窘迫,打了助攻还被叶修出卖也是意料中事。但王杰希过往的事迹给了他足够的信心,曾有几个入了他法眼得以入座的都没能撑过五分钟,方锐拉着垂头丧气的勇士们八卦所得的真相是,捉摸不住,根本跟不上话题转变的速度。假惺惺的摸底阶段都没能完成,只好回家洗洗一个人睡了。叶修从坐下来开始就谈笑自若,王杰希脸上偶然也闪过一些被噎住的不快表情,但很快又转成了笑意。

“卧槽,老叶今天是哪根神经不对劲!”

林敬言今天被方锐一个电话急call过来说有好戏看,进门只看到全场气氛低迷,叶修淡然将万千眼刀挡在身后,不知道还以为他跟王杰希以外的人都有过一腿,哦,大概跟王杰希很快也要有了。


他承担了一个好老板的责任,给这对喝得已经难舍难分的狗男男叫了计程车,叶修报的自己家里地址。



多关爱一下我的话可能会有TBC.

评论(22)
热度(69)
© 9-2-10-9|Powered by LOFTER